登录  注册 退出
武汉巴厘岛上门推拿按摩spa
微信spaooo
  1. 武汉spa > 足疗会所

肥胖的原罪

作者:武汉spa技师 日期:2020-06-26 22:06:43 点击数:

1934年,年轻的德国籍儿科医生希尔德·布鲁赫(Hilde Bruch)搬到了美国,在纽约定居下来。日后,她在书中写道,鉴于她所见到的肥胖儿童数量实在太多,她才决定定居下来。“胖孩子真的很多,不仅在诊所里,街上、地铁里和校内也到处都是。”的确,肥胖儿童的问题太引人注目了,以至于其他的欧洲移民都会向布鲁赫询问:孩子们到底怎么了?为什么他们越来越胖?很多人说他们以前从没见过那么多胖孩子。


如今我们经常会听到这些问题。当我们被健康专家和新闻报道不断提醒,目前人类正处于肥胖盛行的“潮流”当中时,我们或许也会扪心自问:为什么他那么胖?为什么我那么胖?


当时是20世纪30年代中期,20年后,第一家肯德基和麦当劳才开业;50年后,葡萄糖饮料和大份快餐才普遍出现。这样来说,1934年正是经济大萧条最严重的时期,到处是食物短缺的危机和规模空前的失业。当时的美国,每四个工人中,就有一个处于失业状态;每十个美国人中,就有超过六个生活贫困;每四个儿童中,就有一个营养不良。然而,布鲁赫医生还是被纽约儿童的肥胖震惊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
定居纽约后第二年,布鲁赫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外科医学院开设了私人诊所,医治肥胖的孩子。1939年,她出版了肥胖问题系列报告的第一部分,这些报告主要介绍她医治的众多肥胖儿童的详细研究。通过和肥胖者本人及家属的沟通,她发现,无论本人及其父母最初多么不愿意承认,这些肥胖儿童的确暴饮暴食了。尽管如此,告诉他们少吃一点并不起效。任何对儿童及家长的指导、同情、忠告、规劝,都不管用。


事实就是,这些人花了一生的时间努力去改善饮食,控制体重,至少想着少吃点,但他们还是那么胖。布鲁赫写道,“尽管他们耗尽全力去减肥,但实际上他们已经放弃在有生之年达成这个目标了。”维持苗条的身材需要“长期处于半饥饿的状态”,这点他们无法做到。他们宁愿让自己变得肥胖,生活在窘境之中。


布鲁赫有一个病人,她10多岁时还是个清瘦的小女孩,而这个苗条的形象“在脂肪层层叠叠的堆积下慢慢消失”,这个年轻的姑娘用了一生时间与她的体重作斗争。她知道她不得不做的事情,她必须少吃点,而这个减肥的奋斗过程决定了她生活的意义。“一直以来我都明白,生活取决于体形,”她告诉布鲁赫,“当我的体重增加时,我总感到闷闷不乐。活着真没意思……我真的恨自己。我简直不能忍受自己那么胖。我不想正视自己。我恨镜子,镜子总是照出我有多胖。我从来不觉得吃东西很开心,因为会发胖。但我找不到解决之道,所以我变得越来越胖。”


就像这个原本清瘦的女孩子,很多体重超标的人会花大半生试着去少吃点,再少吃点。有的时候他们成功了,有的时候失败了,而奋斗会一直继续下去。对有些人来说,自打童年时期,减肥战争就打响了——比如布鲁赫治疗的这位女孩子。对另一些人而言,这场战争开始于大学时代:大一入学时期,新生离开家后住校的头一年,他们腰部和臀部的脂肪就开始大面积堆积。还有一些人,当他们三四十岁时才开始意识到,想瘦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。


随便看看